本刊特稿

当前位置/ 首页/ 本刊特稿/ 正文

落实计生基本国策 重塑诚信民族精神

《人生》杂志 2013年第10期
 

落实计生基本国策 重塑诚信民族精神

——漫计划生育基层群众自治

                                                                                                  文/曹怀新


编者按 

      2007年召开的十七大,第一次提出了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的概念,并把它纳入我国政治制度体系,这在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广泛实践中,势必为人口计生工作的群众自治奠定坚实的基础。2008年10月,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在河北省唐山市召开中国计生协基层群众自治工作研讨会。通过研讨,与会者对开展计生基层群众自治重要意义的认识进一步深化,对计生协在计划生育基层群众自治中具有生力军作用形成了共识。会议指出:“计划生育基层群众自治是人口计生工作的本质要求,是做好新时期人口计生工作的根本途径。计生协参与计划生育基层群众自治,是贯彻十七精神的具体行动,是体现计生协社会价值的重要形式是履行计生协作为党和政府联系群众桥梁纽带职能作用的重要途径。” 2009年,国家人口计生委、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在武汉联合召开会议,决定20092014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人口和计划生育基层群众自治万村(居)示范活动。此活动开展已经四年,人生》杂志自2010年起,便开始关注这一活动的进展状况,派记者走访了多个省(市)、自治区进村入户,对计划生育基层群众自治工作进行了调研采访。这篇特写,对活动的开展情况或可由一斑而窥全豹。


计划生育群众自治的落点在基层

     我不知道一百年乃至一千年后的人们将如何记述今天的历史,但是当我走进计生人的世界,我隐隐地感觉到,今天的计划生育工作者与广大育龄群众,在党和政府的倡导下,书写了中华民族历史的重要一页。

      基层群众自治是我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发展完善的结果,是继三大民主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之后的第四个基本民主制度。

      那么,基层群众自治的组织构成是什么呢?

      十六大”报告把“基层自治组织明确界定为村民自治城市居民自治职工代表大会十七大报告又在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四项重点任务中明确了发挥社会组织在广大群众参与、反映群众诉求方面的积极作用,增强社会自治功能。”

      组织构成明确了,作为群团组织的中国计生协,在开展计划生育基层群众自治活动中,不但有了理论的依托,而且完备了参与自治的组织依托。在此基础上,计划生育基层群众自治之花得以在全国遍地盛开。走进基层你才能体会到,这种民主自治充满活力,具有十分惊人的力量。

      在宁夏中卫市中宁县余丁乡永兴村,支部书记贺永贤告诉我计划生育基层群众自治组织是村两委班子加上计生协,要想搞好村民自治,关键是两委带好头。他还说支部书记抓干部,支委抓党员,带头干好计划生育。

      永兴村有760户人家,他们的村民代表大会完善了村规民约,建立起计划生育村民自治章程。代表们对村规民约、自治章程逐条讨论制定,规矩是村民自己集中决策出来的。谁家违背了章程,村民心里一清二楚,自有一杆秤。因此,村民自治的效力产生了。村民代表大会先后制定了诚信计生协议》《流出人口已婚妇女计划生育合同》《避孕节育知情选择同意书》,流出人口100%签了计生合同。什么时候怀孕、什么时候节育、用什么方法自主选择,按规矩办。自治章程和村规民约一定下来,守不守约自己知道,全村人也知道。永兴有4个自然村,11个村民小组,村民自治合同一签下,民风一下子就好了,打架的少了,偷盗的少了,文化活动也搞起来了。永兴村几年前是计划生育的难点村、攻坚村,现在连续3年是计划生育的先进村。 
      在乡下的村子里,年轻人多数都在外面打工,这就出现了流动人口如何做好计划生育的问题。首先是掌握信息,好在永兴村距中卫市和中宁县都不太远,村里出去打工的人走得也不算太远。贺书记兼任村计生协的会长,村两委每召开村计生协的例会,及时掌握流出人口的生育动态、孕情和联系情况。
      会说的不如会的,现在的人啥事都讲究找落点,作为记者,事情没有落点,读者那里是交代不过去的。我问贺书记从落后村转变到先进村不是凭空的吧,那一纸合同人家在外打工能约束得了吗?他回答道这确实不容易,章程和制度要想有威力,村两委要带头执行,在群众中树立威信和榜样。当时妇女主任兼计生专干跑到银川,跟她的表弟媳了三天,把他们夫妇接了回来,做通了工作,自愿实施了人工流产,之后还做了结扎。这就开了一个好头,村两委的干部分头做工作,看望计生贫困家庭,让少生快富贫困家庭优先申报低保。这些举措使村民感受到了两委和协会的决心,许多村民主动实行计划生育,永兴村计划生育的开支不低于村委会开支的10%11组有一对夫妇叫贺永中、郭凤萍,郭凤萍生育第一个女儿后就自愿做了结扎,领取了《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我到了郭凤萍家,郭凤萍的家房高屋大,窗根儿下还种着花,阳光下灿烂地开着。走进屋里,客厅、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家具虽然简单,却是窗明几净。我问郭凤萍是不是自己主动做的结扎,她说是自愿的。我问你就不想要二孩了吗(他们这里头胎生女孩,是可以再生一个的)?她摇摇头,说道一个能养好就不错了,几个孩子不重要,主要是素质和质量。能把孩子培养好,能成材才是重要的。我笑说你这生育观念挺先进啊。她也笑了。一问才知道,女儿在城里念高中,不用说,肯定打算考大学。她跟老公都在城里陪读打工,过的是城镇人的日子,这天她是特地回来接待我们的。

      走出郭凤萍家,西北的阳光明晃晃地让人睁不开眼,低下头又看到窗下的花,笑得像郭凤萍的脸。我叫不出那花的名字,反正是那种耐活、生命力很强的植物。

历史的乐章是有节奏的

      纵观时间长河,人类的每一段历史,都不会是没有波折的,中国计划生育的历史也是这样。

      广西桂林龙胜县大山里的红瑶寨,有个村子叫周家村。周家村出了个全国人大代表——龙国英。龙国英听说我是北京来的,像是见到了亲人。龙国英干了一辈子计划生育工作,是村里的老计生专干。如今她已经70岁了,把计划生育的工作交给了晚辈龙回娟。龙国英跟我一起走进龙回娟家新盖的吊脚楼,我们在厅堂的长凳上围坐起来。村干部告诉我,这个周家村当年曾经是红三军长征路过的地方,至今村口的岩石上还有红军留下的标语。周家村有12个村民小组,有260多个计生协会员,龙回娟就是白面组的组长兼计生专干。我问龙回娟的第一个问题是,她这个小组长是怎样当上的?她说是乡亲们选的,村里的事村民说了算。

      村民说了算,也就是村民大会直接决定自己的事情,这是直接的民主,是起于基层的民主,是我们国家政治的进步。我问龙回娟:“大家为什么选你?旁边的人抢着说:“因为她办事公道,肯为乡亲们着想……我知道大山里的民风淳厚,即使没人监督,瑶家人也会凭良心办事。但是,良心不能取代制度,村委会干部的权力是村民给的,自然也要接受村民的监督。权力接受监督在村民自治上,各地有许多创建性的做法,这让我想起宁夏中宁县石空镇和青铜峡市陈袁滩镇见过的五牙子章


 

      五牙子章是五个图章绑在一起,或者是将一个图章分成五瓣。村民理财小组的五个成员各执一牙,每月定期对本村财务收支票据进行审核。全国很多地方的村民自治都采取这种形式,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广东省阳东县实行的是三笔联签的理财制度,即每笔开支都要经办人、村委会主任、理财小组全部签字审核后方能入账河北邯郸的兼庄乡则将一枚民主理财小组审核章一劈三瓣儿,分别由三名村民代表保管。财务报销时,须经理财小组成员逐笔审计、分别盖章,在三章合而为一后,村支书方能签字批准,会计方能记账。

      龙回娟还告诉我,瑶寨的人自古就有自我约束的淳朴民风,很多年没有发生过作奸犯科的事,这一带犯罪率很低。计划生育工作也是这样,全部按照制度办事。广西的瑶族、族、苗族、壮族等少数民族还有一个很好的传统,生育问题上不会重男轻女,生男生女都一样,并且男的赘到女家的现象很普遍。仅仅这个周家村,就有20个赘女婿,龙回娟的丈夫就是其中之一。龙回娟一边说着话,一边指了指一个在一旁忙活油茶的中年男子说:“他就是我老公。他憨厚地向我笑了笑,继续干他的活儿。
      龙国英跟我说:“现在的计划生育工作多么人性化呀,实行计划生育国家还给许多的补贴和优惠政策,比以前的做法好多了,我们瑶家人非常感谢党和政府。我点点头,在很多省份,走进基层,我都会问一个同样的问题,在红瑶寨,我也向瑶族乡亲们提出了这个问题:你们对当年坚决执行计生政策的干部记恨不记恨?大家一致摇着头,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不记恨。我跟龙国英说“您是计划生育的老前辈,当年一定是很坚决地执行政策的计生工作者。”她非常认真诚恳地点着头说:“是呀,当年我们执行政策困难很大,有时不得不……”我打断她说“每一个地方都有各自的特点和难点,我相信那时候乡亲们接受政策是有过程的,基层计生工作有时难免方法简单,甚至过火,老人家我问您,乡亲们今天记恨你吗?”龙国英爽快地回答说:“不记恨。”一屋子的人都回答说:“不记。”人们的目光透彻而真诚,我心里涌起一股热乎乎的感动。
      尽管我所到之处问的这个问题所得到的回答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但我每次都被基层计生群众的真诚和豁达所打动。我联想到在柳州融安县采访时的一次谈话,问的对象是个70后的女性,她说:“我弟弟当年就属于超生,那时候本来就穷,罚得好重啊,都是强制性的……”我问她爸妈记恨计划生育工作者吗?她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记恨,政策就是那样规定的,人家不罚也不行啊。”
      中国实施三十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从初期的简单措施到今天实施的计生基层群众自治,对中国人来说,是一段改天换地的过程。它的现实结果是:我们有效地抑制了人口的迅速增长,少生了亿人,有力地支撑了改革开放的经济增长,加速实现我国快速富强的步伐。而深层结果是什么呢?这几年,每到一处感触最深的不是哪个省哪个县有了什么新举措,也不是个乡哪个镇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超生现象,而是广大育龄群众心底里就不愿意多生。这就是生育观念的根本性改变,这才是中国计划生育三十多年取得的最重要成果。
      历史的乐章是有节奏的,每一个计生工作者,面对历史,没必要回避20世纪80年代曾有过的应急性措施和简单性做法。站在中华民族生育繁衍的角度来说,那是一段急刹车的历史,痛苦的磨损在所难免。应该说,几代计生工作者与全国广大育龄群众,为国家的长远发展共同做出了牺牲,响应党的号召,实行了计划生育,为中华民族的振兴做出了贡献。
      走出龙回娟的家,天上下起了雨,龙国英和龙回娟,还有村里的瑶乡人,分别为我唱起了送别的山歌,可惜,我没有记她们即兴为我编的歌词。龙国英老前辈唱的大意是:尊贵的客人你慢走,欢迎再来瑶家寨。作为晚辈的龙回娟唱的大意是:阿哥你莫忘红瑶寨,欢迎再来喝油茶……那情景,真的让人永远也忘不掉。

群众自治的路越走越宽

    社会组织是群众自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计划生育基层自治过程中,自治组织的完善,自治功能的显现与发挥,都离不开中国计生协的身影,作为群团组织的计生协增强了社会的自治功能。用基层群众的话说,协会不仅管计生,还管其他方面。在柳州市鱼峰区的元江社区,我看到一间特殊的展览室,大约十余平米样子,墙上是社区基本情况介绍,不大的空间利用十分紧凑,房子中间竖起两个柱子,上面的牌子像是“转经筒”一样可以旋转,牌子上是社区里需要找工作的流动人口简历。那上面有司机、锅炉工、打字员、保育员、理发师……在另一个柱子上是可出租住房的信息和经常需要用工企业的情况介绍及工资、房价标准。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房屋中介和职业介绍所,但这一切都是免费的。讲解员告诉我,元江社区是鱼峰区流动人口最多的社区,她详细介绍了元江社区流动人口登记制度,元江社区是全市发案率最低的社区,对外来人口具有很大的吸引力。社区计生协在流动人口中建立计生协,发展流动人口会员,开展助康、助乐、助困、助学、助教的活动,组织社区居民开展“五色”服务,开展诚信计生。
      搞群众自治,一定是因地制宜。我在重庆南川区永安村见到一种“星级评选”方式。这个村地处旅游景区,是重庆市远郊区的一个休闲地。村里很多农户经营“农家乐”,城里人每到节假日都会来这里度假休闲,“农家乐”为城里人提供食宿服务。村计生协和村两委依据村规民约和诚信计生的条款,请全村村民每年给各户评选一星级至五星级“农家乐”,并且将星牌挂上经营者的门口。城里人吃饭住宿都从星级高的往下选,没有星的生意自然冷清,收入也上不去。村民自治在这里凸显出它鼓励先进,鞭策后进的作用。我来到五星级农户胡德珍的农家乐,她对我说只要出现违法和计划生育违规在评选中都会被一票否决,而且三年后才可以再参评。星级制评选,在这里起源于计划生育,以后又把村规民约纳入进来。里面不仅包括法制规范还包括了邻里关系、公益劳动、道德诚信等等。这种起于自发自治的形式,后来引起民政、公安的重视,再后来就连金融加入进来银行、信用社根据星级对农户发放贷款。村民自治直接促进了这里的社会生态的良性循环。
      计划生育群众自治好就好在各地根据本地的民风民俗,制定具有地方特色、群众普遍接受的规范。桂林市兴安县在村民自治之中,不仅把诚信计生写进村规民约,还有不少的村子为了移风易俗提高妇女地位,把积极推行妇女族谱,鼓励外嫁女儿回家扫墓等条款纳入了村规民约。这个县在村民自治中有190户诚信计生家庭获得升学奖励,2万户诚信计生家庭获得了节育奖励,2240户独生子女家庭在调整承包地时享受多一人份额分配,150户独生子女家庭在征地补助分配时每户多分配3000元。据统计,全县村民自治诚信计生家庭受益资金达2000多万元。
      计划生育基层群众自治还带来了一个最让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事情,那就是群众自发的文艺娱乐活动。我看过的几个宣传队都很有特色辽宁朝阳的小话剧、新疆兵团22团15连的农工舞蹈、宁夏吴忠市瞿清镇的自乐班子的快板小品、广西兴安道冠村的宣传队和融安浮石镇长龙村的宣传队等他们从演员到作品都是“土生土长”的多用方言土语演出来的节目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是接地气的“纯绿色”。中国计生协常务副会长杨玉学,调研中曾观摩过融安县浮石镇长龙村的文艺演出,这是搞得最有规模的。宣传队长周文英是个小型民营企业老板,工作之余把村里的美女帅哥们组织起来,自编自演了上百个节目,她介绍自己时说:“我首先是计生协会会员,然后才是宣传队长”。几年来,宣传队成熟的保留节目就有几十个。周文英为宣传队的建设和演出,经常自己掏腰包往里搭钱。问她图的是什么,她说什么也不图,就是喜欢,自娱自乐。要说图的话,就是图一个心情舒畅,每次活动之后,心里的愉快是别的东西换不来的。我问她一年能演多少场节目,周文英说了个数字吓了我一跳,她说3年700多场,每年200场以上。桂北地区这样的宣传队多得是,而且月月比、季季赛、年年评,周文英的宣传队是一流的,很多地方的庙会、大型活动都请她们去演出助兴,没有报酬,顶多供一餐盒饭。朴实的乡俗民风,滋养了一方水土一方人。在新农村建设和民风建设中,各地文艺宣传队成为一支没有编制、没有待遇的重要力量。 
      走了那么多的省市自治区,看了不少的人和事,我感到计划生育基层群众自治的路越走越宽,这种扎根于基层民主自治制度之中的形式,不仅使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得到落实,我相信,它还能为重塑和再造诚信的民族精神奠定坚实的基础。

 







 
相关热词搜索: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众号 亚博国际线上娱乐 即可。